想念,武大!


去年此时,应该是毕业旅行的时候,在云南丽江玩的痛快,此时,在公司总部的办公室,感觉社会许多事情变了,但都不及人变化的快. 最近都很想武汉、主要是武大,但是没想到是这样的关注方式:
早上看到新闻“武汉vs武大”,立即点了进去,其实对与武汉和武大有矛盾是关注武大的都有些了解的,不过没想到是这件事情–武汉二环?! 很无语,无法想念呆了四年之久的武测即将与武大有一道高高的立交桥横跨其中! 此时的确无法理性,因为一旦实现,将是无尽的懊悔!

看到一个应该是学长的这样写道: (原址:http://tieba.baidu.com/f?kz=104699061)

说实话,我已经厌倦了在山水争论,或者就学校某个问题发表一通长篇大论的生活了,那样会影响我的情绪,进而影响我的个性,弄得本来脾气不错的人都会容易急躁,搞得跟个愤青一样。别人看着不爽或厌恶都是小事,最受伤害的其实是自己:成天紧张兮兮的,敏感好辩,内心的宁静就是这样改变,幸福感降低。很没意思的。

但因为我是山水站出来反对校门口再建高楼的始作俑者——可惜那篇文章我没有保留,后来山水上也找不到了——,后来得知,学校有关部门很重视我们学生的意见,向武汉市长李先生表达了学校的主张,所以工程暂时停下来了。昨晚,消息人士不无遗憾地告诉我,武汉市正式通知了学校,高楼还是要建,后退15米,从29层改为23层。

这大概在地方当局已经成为定局,但我想,只要大楼还没有动工,只要武大上下齐心,和衷共济,密切各方沟通交流,事情还是会有转机的。

作为武大人10年了,一点都不奇怪,校内对建高楼,会出现支持或者不反对的声音。尽管我既不是专家,只是一个年龄偏大一点的普通学生,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既然是始作俑者,也只能强打精神,站出来说说自己的意见,以满足有关同学的要求,并求教各方。

首先,我们应该承认,如果说民国政府时期地契完全作废的话,事实上,也已经作废,武汉市在校外土地上大兴土木,只要符合国家有关建设规划法规,符合现有一切法律,武大都没有法律权利去过问。如果法律允许,哪怕他就是紧挨着校门口铁栅栏,盖个厕所或垃圾房,武大都无权过问。当然,即便他违法了,也不关武大的事情,武大不是执法监察机构。

其次,大学与地方政府的关系,从来都不是对立的,而是互相支持,互相帮助的。虽然在传统上,大学建立了学术自由,学校独立的意识形态,但在任何国家,这都不意味着大学天然就是政府的对立面和反对者。相反,大学在建立之初都会得到政府的支持,就像本校早期得到土地和资金的支持一样。而大学的回报则远不如政府的投入那么明显,都是虚的,一是培养本地子弟,或培养外地子弟为本地服务。这个效果很难用经济数字去衡量成多少钱。很虚。二是科学技术服务。这个大概是不分可以衡量一番的,就像80年代余杭教授为武汉某企业提供决策咨询节省多少多少资金,取得多少效益。但总体上也是无法衡量的,因为无法确定,究竟经济社会的进步哪部分是大学的功劳。尽管无法衡量,但社会都承认贡献巨大,这个是勿庸置疑的,就像人们常说没有斯坦福大学就没有硅谷一样。第三个就更虚,社会文明的进步,市民素质的提高。一个地方有一所杰出的大学,人们普遍认为,当地的文明程度会受到积极影响。教育界都这么说,社会各界也给予良好的期盼,但具体情况究竟如何,很难评定。第四:品牌的价值。武汉大学对武汉市对湖北省的声誉总体上还是起到积极的作用的,但要衡量起来也是很难。

所以刘道玉校长曾经说过,教育家考虑的是千秋万代的事情,政治家则要考虑当下的社会发展。二者存在天生的对立。他更愿意做千秋万代的事情,所以更愿意做教育家,也因此做得很苦,常常和政治家们发生矛盾甚至冲突。

现在,校门口高楼的争议,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教育家和政治家之间的冲突。

政府希望吸引投资,增加就业率,增加收入,改善人们生活,所以会给商人们提供各种合法便利,以利于后者获得最大收益。对于房地产业来说,因为恰好在这个行业呆过一段时间,见证了北大、清华门口各个住宅依靠打学府牌而兴旺发达的历史,所以知道,如果在武大门口能够盖一栋住宅楼,价格卖到5000甚至7000都不会有太大困难。政府、商人的收益都会皆大欢喜。

但对于教育家们来说,他们担心这样的做法会伤害到教育的长远发展。具体就武大门口的高楼而言,眼前的不利因素有:
1、影响景观。在武汉大学的声誉中,自然环境,包括校内和周边,占到很大比重,这一点我想大家不会有反对意见。看自强网的报道,昨天蒙牛的副总孙先红说,武大的校园历史和文化底蕴感甚至超过北大,但缺乏积极的品牌建设。当年,李四光叶雅各击掌额庆的时候,大概也是看到整体环境的优美。当然,历史不宜经常提起,过去的事情只能是记忆,今天我们的校园也只能以校内景观和东湖为骄傲。正门地带已经被城市化所侵蚀,而且城市化的水平自然不能与武大早期建筑相提并论。所以,对于校门口再建一个23层的高楼,我们当然不能期待它会与武大建筑和校园浑然一体。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能反对就尽量反对。至于校园环境对于人的影响,又是一个很要不可及的预期,短时间内是看不出来的,但教育家们的职责就是要在别人还没有看出来的时候深谋远虑。这一点我想从武大校园的规划建设,从任何一个杰出的大学的发展都能得到印证,无须多说。

2、影响交通和安全。校门口地带本来就不宽敞甚至很逼仄,如果再在紧邻道路盖一个23层的大楼,规划学的同学大概是可以做出一个关于人流和车流的模型来测算武大到时候门口的拥堵状况。很有可能,到时候武汉大学的6万常驻人口将无法在大门口正常出入和活动。

3、心理影响。这个有点扯吧?很多人会这么说,但我相信不是扯,一个人成天生活在抬头就是一堵墙的矮房子下,如果能够气定神闲昂首挺胸,我想他大概已经成仙了。但我相信我们都是凡人,都希望心情舒畅,堂堂正正地走在阳关大道上。那么,当23层的高楼盖起来后,从测绘西门出来,抬头看不到天,而是一栋高不可及的大楼,从学校正门出来,无论是走路还是开车,都会感到逼仄,心情会愉快么?是否会愿意在校门口多呆一会?一个大学的大门口都变得大家避之不及,作为学校的学生,怎么能对学校有崇敬感和自豪感?

这些都是很虚的,但不能因为我们目前看不到影响就以为不存在。
我记得前年,有领导说,学校觉得目前校门口还是太挤了,在考虑校门往后缩退10几米。
所以,一方面学校自身在目前状况下,努力拓展校门空间,但未曾连眼前的空间都要被挤压,那么武大还能往哪里退缩?

4、对校内教学生活秩序的影响。一个社区大概会有2000人左右吧。武大就在家门口,市民自然会进来享受校园生活,这会超出武大开放的承受力,影响到校园正常秩序。

假设这些影响都不能得到消除而变成的事实的话,那么更为深远的影响我们自然也要有所预见。
深远的影响就是武汉大学校园文化品味的降低,大学的影响力下降,武大校园外延继续萎缩,甚至连校园面积都会被蚕食。如果在其他方面没有更为突出的努力,那么武大的平庸化将成为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

一乃书生
手五缚鸡之力
愿有人者
帮忙呼喊之

同感. 严密关注~!

《想念,武大!》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